單車故事—–MARIO的故事

In 未分類 by Chen yoyoLeave a Comment

MARIO的故事 I

Mario Confente – 傑出車架製作者之一. 遺憾地, Mario1979年的三月八號逝世, 在他年輕的34歲畫下句點. 大部分的製作者花了許多年的時間, 製做超過1000台的車架才會有像Mario那樣的知名度, 但是Mario在短時間內就累積了這樣的能量. 他如同履行聖約般的奉獻與付出他的熱情在自行車上. 他的標準是完美的.

Mario Confente生於1945129, 一個距離維洛納幾英里的小鎮, Montorio, Italy. 他是五個小孩中排行第三的, 也是唯一的男孩. Mario在很小時就開始工作. 他剛開始是在一間五金店當學徒. 他在這方面的資質很快的就被一個父親的朋友, Mr.Tiberghien注意到, 他讓Mario在他的羊毛工廠工作. Mario的工作是機械工並且常常修理織布機. 當他年紀稍長時, 他爲了增加機械方面的技能而到Leonardo Da Vinci商業學校進修. 除了技術外, 他還信仰梵蒂岡的基督教.

 

當他十八歲時, Bencini單車俱樂部邀Mario加入. Bencini當時Delettanti(半職業)最好的車隊. 隊員大部分來自維洛那. 領隊是Guido Zamperioli. 19631966, Bencini隊員的表現令人印象深刻. 因為很常出賽, Mario選擇停止工作並且成為全職的車手. 很快的他跟車隊到過多倫絡, 米蘭及瑞士. 他的父親在住家附近重新裝潢了一間小工作室好讓Mario製作車架. 很快的, 他爲他自己做了第一台車架. 早在此之前, Mario的隊友也曾請他做過車架.

做為一名半職業選手, Mario在幾場比賽中有不錯的成績, 甚至還贏了幾場比賽. 一位隊友Severino Andreoli回憶道, “Mario是一個強壯的車手, 不是很多冠軍但總是名列在第一級內. 他為了隊伍犧牲了許多, 讓同伴可以贏得冠軍.

 

Renzo Ferrari, 另一位跟MarioBencini俱樂部來的隊友說, “我在17歲時遇到16歲的Mario, 我們在同一個場地練習. 即使我們為不同車隊效力, 我們還是好朋友. Mrio有一個好的特點就是他在比賽時跟每個人都相處的很好. 他是很豁達的, 且對自行車的熱情很有自信. 他對自行車的專注, 維修與保養讓Mario顯得與眾不同. Mario總是幫我調整車子, 甚至他還敎我如何採野菇!”

1963, RenzoMario一起騎最後20公里. Rezo贏得冠軍, Mario則排名第二. 但是, 他們一直保持朋友關係. Bencini車手, 曾得過世界冠軍, Pietro Guerra, “Mario並沒贏得很多比賽, 但是很有企圖心, 很豁達且隨時準備幫助人.

 

1968年秋季, Mario在比賽中碰撞並且忍受嚴重的傷. 當他復原後, 他放棄了比賽並且把他的能量轉移到車架製作上. Pietro回憶, Mario停止比賽後, 他不知道要做什麼. 他對自行車的熱情還是很強烈, 所以他立即決定製作車架. 他成為專門製作比賽車架的專家, 我用它得到三次義大利職業個人冠軍, 1970 Varese, 1971 Milano, 1972 Bassano del Grappa.

 

 

19681970 Mario繼續在他家裡的工作室製作車架. 在這期間, Ditta Bianchi邀請他簽約幫他的公司製作車架. Mario的聲名日漸成長, Pietro Guerra, 我們把Mario介紹給有名的MASI, Milano. 剛開始, Mario為Masi製作車架, 隨後, MarioMASI到美國發展.

Mario1973年十月十二日抵達洛杉磯. 根據下列的信件可以佐證Mario並不打算在美國停留很久. 1973年十月二十一日, Ernesto Colnago寫了一封信給在加州的Mario:

親愛的Mario:

幾天以前我經過你家想跟你打個招呼, 但我很驚訝看到你父母對你的離開有點失落. 他們很有信心的告訴我你大約20-30天就會回去. 這讓我很高興, 因為我們同意一起實行一個生意的計畫. 趕快回來, 當你到米蘭時給我一個電話, 我會去接你, 帶你回家. 保持聯絡

Colnago

雖然ColnagoMario從來沒有一起開創事業, 但確實有這個構想. Mario確實有為MASI在加州的事業製作車架, 最後也終於以他的名字製作車架. 他對美國自行車市場的影響是很深遠的, 很快的, 他為美國訂製車架立了一個新的標準.

MARIO的故事 II – 美國的發展

Faliero Masi (老Masi) 把MASI的名字賣給聖地牙哥一位商人Roland Sahm. 根據這個條約, MASI的車架將被授權在美國製作. Failero親自監督這個新的嘗試. 他從義大利帶了一位頂尖師傅-MARIO與他一起開始生產製作.

 

MASI的工廠設在美國的卡斯伯, Mario預計在三年內監督製作將近2200台自行車. 爲了達成這個目標, Mario被要求訓練數位墨西哥工人. 他們主要的是做製作車架前的準備工作.

Mario的妻子, 麗莎回憶, “Mario 尊敬這些協助他的墨西哥夥伴. 他們通常一起吃午餐, Mario相當喜愛墨西哥捲餅. 這些人遠從墨西哥來, 犧牲自己來照顧他們的家庭, 寄回所賺到的每一分錢. 這些人是Mario所贊嘆的, 認真工作且照顧家庭. 非常傳統.

她同時回憶當他們一起到義大利與Eddy Merckx會面的情形. “當時Eddy正準備去參加Milan-San Remo. Eddy! Mario,我愛你的車且我還想要另一部” Mario說他幫Eddy製作了許多台單車, 但Eddy總是愛在車架上使用他自己的塗裝. 有一件事比較遺憾的是Mario並不精通英文. 在義大利, 他就像是另外一個人, 他在那裡非常的強勢. 他曾經與Singnor Campagnolo, Eddy Merckx, Signor Cinelli等人接觸過, Mario跟他們說話的方式跟在美國截然的不同.

然而, 當碰到與製作車架, 行銷方面有關時, Mario是非常傳統的. 爲了努力克服美國市場的行銷, 在一個傍晚, Faliero MasiMario一起到Encino velodrome 造訪70年代短程賽的統領者, Jerry Ash. 當時Jerry正在作計時訓練, 而他被贈與了一台MASI.計時車 JJerry回想, “在我收到MASI以前, 我是騎Rickerts, 更早之前, Paramount. 我到MASI在卡斯伯的工廠並且丈量尺寸, 之後由Mario幫我製作. 我想要的是一台適合短距的計時車, 而試過這台車之後, 讓我驚為天人.

 

隨後, Mario在美國的知名度漸大, 一個製作車巿的商人, Bill Recht,MarioMASI挖角走. Mario也終於能如願地把他的名字放在車架的下管上. Confente(Mario的姓氏)的訂製車工廠坐落於洛杉磯.

Mario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聯絡Jerry Ash並且要贊助他一台公路車及一台計時車. Ash用他來參加1976, 7775年的世界軍賽, 他完成了第七十的短距賽, 在當時, 他是得到最高分的美國人. 其他頂尖選手, 包含Jonathan Boyer, 也到了洛杉磯訂製Confente車架.
 

Mario的徽章

 

 

麗莎回憶道, Mario付出他所有的心力在新的事業上. “他就像是著了魔似地工作. 我必須要把他從LA的工作室拉出. 除非一切完美無缺不然他不會離開. 我必須想任何方法把Mario帶離那裏!”

Confentet車架在紐約車展第一次發表時成為大流行. Spectrum CyelesTom Kellogg回憶道, “Mario製作很美的產品, 使得美國車架製作師傅相形見拙, 它是簡單,線條簡潔的. 他迫使我們必須自我提昇. Mario的車架是第一個結合美國品質與義大利外表的車架. 這個在以前是從來沒過的. 很快的, 美國人製作的車架就像是騙子.

 

Ben Serotta也說, “自從在紐約展看過Confente車架後, 我非常清楚我的標準提高了. Richard Sachs回憶當他看到Confente目錄時, 他很震驚並且懷疑誰能收取美金400製做一台訂製車. 在當時, Sachs是付美金180訂製一台訂製車. Sachs附註, “我記得我問我自己,一個製作者如何製作車架而可以收取如此高的費用?”

Confente車架會如此貴是因為它的美麗與高技術. Recht決定再做革新使得Mario的名字更響亮. Mario不知情的情況下, Recht準備推出另一個系列, 較低價位的車架. Medici車架將在下一屆紐約展揭幕. 在這期間, Confente知道他的名字將被用在這新系列的車架上. 他認為Medici車架是比較粗操的產品. 他迅速地遞出一封辭質信並且關閉了工廠. 因為無法取回他的工具, Confente到了北邊, 一個他知道可以繼續製作車架的地方, 蒙特蕾(加州).

Mario之前有到過蒙特蕾並且見過Boyer及他的贊助者,George Farrier. Farrier在他的車庫有一個機械室, Confente非常的驚訝這個機械室的規模. 在未來的一年, Mario完全不分心地工作. Farrier回憶當Mario出現在他的地方時,”Mario把車開進來. 我很訝異看到他. 我問他來這裡做什麼, 他用他很重的義大利口音說我來這裡製作車架.”

即使Farrier一切設備都是一流的, Mario仍然想要一個自己的工作室. 他與Jim Cunningham一起完成一個計畫. 在開創他事業的同時, Mario的生活也更往前邁一步. Mario跟他長期交往的女友求婚並且很快的結婚了.

麗莎回憶,”我離開Mario. 我到休仕頓一陣子. 我想要結婚且我知道他不會跟我結婚. 他寄回義大利的家很多錢. 並且, Mario認為他必須要有很多錢才能結婚. 我在依尼塔(加州)有一間小房子並且我相信我們可以達成. 但當我發現這個方法行不通時, 我說我要離開了, 我們在一起五年但並沒有未來. Mario很不願意且在我離開後他非常地寂寞. 六個月之後, 當我從德州回來時, 他向我求婚了.”

這對新人定居在依尼塔, Mario從新裝潢車庫成為他的工作室. 很遺憾的, Mario在達成他夢想的邊緣時, 他突然過世了. Mario與麗莎結婚不到兩星期. 驗屍報告顯示他有心肌擴張並且受心臟病之苦. 麗莎回憶在Mario的最後一個早晨,”他打算回去MASI工作一段時間, 只是爲了賺些現金. 那個早晨他原本應該跟MASI的領班碰面.

她再回憶道,”一個單車騎士發現他他重力敲打大門, 大約是早晨5:306:00, 他說,”女士,女士, 外面有一個人, 我想他已經死了.” 我出門去看到他倒在路邊. 我還搞不清楚. 我只說,” 他的手還好嗎?他的工作要有巧手.”他沒有任何呼吸. 我的車就在路中間. 他可能是想移我的車. 他就倒在我的車旁.

自行車圈對於Mario Confente的死感到很震驚. 在他短暫的事業中, 他改變了自行車工業. 他付出的天賦與熱情, 不知今日他會做出什麼樣的車架會成為什麼樣的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