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 花東大賽

In 未分類 by Chen yoyo2 Comments

看著腳上跟大腿的傷口,雖然不深,但我的心是沈重的,內心是有傷痕的,靜待時間的修復!

第一天的二次摔車,並未能阻止我完賽的企圖,特別是第一摔後,花了一些體力自力回到集團,再後半的路段,穩定的跟在集團前方,轉入終點的坡上一摔,摔掉了名次,也對自已的能力產生的懷疑,應該是心裏無法調適吧!第一摔的時候我第一個念頭是我對不起家中的老大,平安回去是我對她唯一的承諾,回到集團後心裏有點急,想到還有機會一博,拿個名次來彌補她,同時讓她寬心,誰知第一摔已經傷到的變速,產生了第二次的摔車,扛車向前跑時,那是很心酸的,到終點應援團的表現也是呵呵…..,我只能笑笑自我調適了!
第二天一早,傷口疼痛跟肌肉的酸痛,讓我著實的心生退意,外面的陰雨,讓我的心情更沈重,到底要不要冒著傷口惡化及家中老大的擔心繼續拼戰?考慮再三後,決定退出,也這樣結束了這次的花東賽。
第二站 RM40 11st
第三站 RM40 XXX

檢討:
1.個人準備不足,至始至終從來未將環花東大賽,當作是個人比賽的重點,所以在第一站後,即未積極練習,不管是質或量都不足的情況下,要有好成績自是不可能。
2.無法平常心,對於勝負,無法平常心對待,到了比賽的重要關頭,個人判斷上的錯誤,導至連前六都未拿到。
3.管胎胎壓過高,賽前教練交待胎壓不要過高,以防下坡滑倒,我將胎壓由180psi 降到170psi,應該要降到教練交待的160psi 才是。
4.經驗不足,在最後一個上坡前,完全不了解集團後方的情況,轉入後的突然集團衝次動作,讓我荒了手腳,這也是上坡摔車的主因。

Comments

  1. 大哥,身體比較重要。 有勇氣第2天決定不騎,我覺得要更有決心。

Leave a Comment